函函函函函十四_(:з」∠)_

非典型段子手,碎碎念型选手
文笔磨练中,偶尔割个腿肉
plus ultra!!!

【维勇】当勇者倒下的时候,魔法师拿起了他的剑

#魔法师维×剑士勇
#如题,写了前段时间看到的这个梗
#关于中世纪的各种设定如果有bug请轻点捉虫qwq
#他们不属于我,但ooc属于我

        B国在与A国间的战争中完全落入下风。
        B国损失大量士兵,剑士、骑士、弓箭手、魔法师更是死的死、伤的伤,而A国军队已经包围了B国首都。
        此时,A国提出在三日后进行一场决斗。两国各派出一名勇者,勇者可以选择一名魔法师进行协助。若A国的勇者获胜,B国需无条件向A国投降;若B国的勇者获胜,A国立即退军同时十年内不得侵犯B国土地。
       这是对双方都有益的条件,A国固然能够占领B国,但和B国拼个鱼死破网同样会使A国大伤元气;而B国即使拼劲全力也无法战胜A国,决斗好歹是一线生机。
        虽是一线生机,但对B国而言,情况不容乐观。A国的让·雅克·勒鲁瓦与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大师级的骑士与魔法师,他们的伤势不过是JJ头磕破了皮而克里斯有些睡落枕。而B国最好的弓箭手奥塔别克·阿尔京和魔法师尤里·普利赛提都身负重伤,几乎无法出战。外出的胜生勇利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还在赶回国的路上,能否出战仍是未知数。
   
   
   
        “马卡钦,快一点!”
        大狗健步如飞,勇利归心似箭。他是B国人,故国的危机时刻折磨着他。他一手扶上佩剑伴我,头埋进维克托怀里,想想有关维克托的事希望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可以说是举世闻名的大英雄。
        虽然现在是魔法大师,但他少年成名时是一名剑士。剑士身披长发,单枪匹马解决整个军团,成功保卫自己的家乡。
       “你要知道,那时候我家的麦子还没熟,马卡钦还在田里捉蝴蝶玩,我不可能放他们过去。我警告他们,他们还是动手,动手就动手吧,谁知道他们都不怎么厉害而且越打越多。”维克托本人如是解释。
        少年剑士从此开始行走天下,在战胜世上所有的剑术高手后,他想了想,放下剑,剪掉长发,去做了一名魔法师。很快,一名精通冰系魔法的顶尖魔法师开始被世人所熟知。
        勇利从小听维克托的故事长大,小男孩热爱英雄故事,发誓要成为维克托样的人,要得到他的认可。他拼命练习、闯荡,终于挣出些名声的时候维克托却去做了魔法师。
       “伴我”原是维克托的佩剑,他在离开前将剑随手插在地上,说谁能拔出来谁就得到了他的认可,就能拥有伴我。于是每天前来拔剑的人络绎不绝,来晚了连剑柄都摸不到一下,亚瑟王的宝剑那儿都没多少人去拔了。
       作为一名资深维克托粉丝,勇利自然也要去试一试的。那天,天还没亮他就出门了,那天,他特意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蹬了一双超酷的靴子,那天,他拔出了伴我。
        那天,举国,不止,举世震惊,维克托马不停蹄地赶到勇利身边。
        “勇利,追随我吧。我将教导你最绝妙的剑术,为你展示最神秘的魔法,带你云游四海,仗剑天涯。”
        那个人向他伸出手,湛蓝色的眸子里是要滴出水的深情。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和维克托一起去修行。
        一开始他的剑术大幅度提高到了顶尖水平,但后来勇利发现,什么修行,什么仗剑天涯,他们只不过是在一路走一路看风景一路谈恋爱。
   
   
   

        “勇利,穿过这片森林就到了。马卡钦,你能再快一点吗?”
       大狗喘了一下,勇利心疼地拍拍它。马卡钦本来是维克托的宠物,但自从他学会魔法后就时不时将马卡钦变大以作坐骑。马卡钦虽然没什么攻击力,但最大的优点就是跑得快。
        “马卡钦,你尽力就行。维克托,离决斗开始还有多久?”勇利还是有些着急。
        “没事,我们来得及。勇利现在要保持冷静,不要急好吗?一会我们就去把那帮A国人踢出你们国家的大门。”维克托安抚地吻吻他的额。
        维克托的话的确让勇利轻松了些,“我和克里斯关系还不错,JJ人其实也很好,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哦——上帝啊!”
       一个火球从旁边的草丛中窜出,勇利连忙拔剑挡下。
       “火系法术!维克托他们是冲你来的!”
       话音未落,又有数条火龙窜出。这个火系法师的法术很强,维克托聚精会神地应对着。
        在两人都不曾注意到的黑暗中,一名刺客匍匐前进,在维克托施展法术的空档疾速窜出!
        沉重的,刀刃没入肉体的声音。
        刺客的速度极快,勇利只来得及用身体为维克托挡下了匕首!他顺势抓住刺客的手,剑尖送进对方心脏。
        “勇利!勇利!你怎么样。”维克托用力压住勇利的伤口,但血还是止不住地往外流。血在衣服上染出一圈又一圈的血红,勇利的脸色逐渐苍白但还是小声安慰维克托说没事。维克托很慌张,双手颤抖着施展所有他知晓的治愈魔法。他害怕失去勇利,同时他的头脑还很清醒。
        维克托的仇家不少,但都被他清理干净了。这次袭击明显冲着他来,目的也很明确,阻止他参加决斗。九成九的机率是A国人,JJ和克里斯都是骄傲的人,他们的尊严绝不允许他们做出偷袭之事。A国也不至于蠢到冒着引发信誉危机的风险派人来暗杀他们。所以,这两人只是普通的A国战士,他们爱国,他们不想让B国人赢得决斗,擅自跑来伏击维克托和勇利。
        你们很爱国?
        维克托的手慢慢扶上伴我。
   
   
   
        “尤里,照顾好勇利,把你最好治愈魔法都用出来。”
        尤里看到维克托把浑身是血而且已经昏迷的勇利抱到到身前时吓坏了,魔法一个劲往勇利身上砸,嘴里威胁着说“喂,猪,你不许死啊,听到没有”声音却一个劲发抖。
        维克托左手执伴我,缓缓向决斗之地走去。
        “维克托你一个人去?”奥塔别克连忙拉他。
        “虽然B国不是我的故国,但勇者倒下了,总得有个魔法师捡起剑继续战斗吧。”维克托拍拍奥塔别克的手表示没事。
   
        维克托走至决斗之地中央,摘下手套扔在JJ和克里斯面前。
        看到对面两人捡起了手套,他右手拔剑。时隔多年,宝剑伴我,在最初的主人手中,一寸一寸,缓慢出鞘。
        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家族,任何国家,以任何形式伤害我的爱人。
        他周身覆着冰,眼里燃着火。
        “在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请赐教。”
   
   
       

        后来,这一战成为一个经久不衰的英雄故事。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以一人之力完胜让·雅克·勒鲁瓦与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保得B国十年安宁。最为重要的是,他开创了剑术与魔法双修的先河,成为战斗法师流派的奠基者。
        这些都是后话。当勇利从昏迷中醒来时,决斗已经结束。维克托执着伴我走来,背景是夕阳和身后开始撤退的军队。
        他蹲下检查勇利的伤,看到勇利脸色红润很多,疲惫地笑了笑而且眼里似乎还有湿漉漉的东西。
        勇利拉下他的衣襟使劲亲吻他的唇。
        不得了,勇利模模糊糊地想,我亲吻的这个人,正在逐渐成为传奇。
   
   

Fin.
本来,还没开始写的时候,思路特清晰。一下笔,感觉自己在瞎写。
仔细一看,发现是老毛子耍帅现场(你写得帅吗?),而且,莫名地有一股武侠而不是中世纪文的味道。写战斗法师流派是因为我真的想不出来其它名字。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