函函函函函十四_(:з」∠)_

非典型段子手,碎碎念型选手
文笔磨练中,偶尔割个腿肉
plus ultra!!!

【维勇】我不做神了!(1)

#神明维×人类勇
#使用了部分野良神、守护者联盟的设定,还有很多自己的私设
#祝食用愉快(´,,•♡•,,`)

1.
       “雪国精灵是俄罗斯的一种传说。精灵们从冰雪中诞生,在雪国神维克托的庇护下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乌托邦中,由此得名雪国精灵。这种传说并不是无依据的,考古学家的确发现过一些有关的文献记载和雪国神的神殿遗址。这些讯息传递出,不仅精灵也有人类信仰雪国神。现在,父母常会为孩子讲述雪国神的故事,雪国神也因此被大部分俄罗斯人所熟知……”
       台上的老师用温柔的声音为她的学生们讲课,在一堆听得如痴如醉的孩子中,一个心不在焉的金发男孩显得格格不入。
       尤里·普利赛提 ,现存雪国精灵后裔中唯一一名拥有½血统的混血儿,目标是成为世界第一的花样滑冰选手,十岁。
      “真是的,维克托那个家伙,说好今天指导我的接续步,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尤里小声埋怨,对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守护好他却满世界乱跑的神明很不满。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雪国神,二十二岁。在日本长谷津的海滩上醒来,满脸茫然。
        上代雪国神二十二年前因为意外而身陨,换代后的维克托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新生神明,因此愿意和他交朋友的神明不少。其中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特别热衷于拉着他到处喝酒。昨天他们在日本高天原上喝了很多清酒……然后呢?
        以前克里斯每次都会把他好好送回俄罗斯,看来这次是掉链子了。
        “维克托!你醒了吗维克托!”一只毛绒绒的贵宾蹭他。
        “马卡钦!太好了幸好你在!”维克托一把抱住他狠揉。
        马卡钦是一只犬妖,从前代开始就侍奉在雪国神身旁。他最近迷上了贵宾犬所以化成犬形都是一只巨型贵宾。
        “维克托,四点钟方向,有一个人类过来了。”
        “没事。人类一般不会注意到我们的。”维克托站起身,跨几步便踏上了沙滩边的栈道。
       “但那是一个曾和你结下过‘缘’的人类。”
       “什么?”
        维克托转身去看马卡钦,回头却撞上一个正在晨跑的人。那人跑步速度相当快,带来的冲击把他和维克托都撞到在地。
        “对,对不起!我没看清楚。您没事吧?没有受伤吧?”那人一咕噜爬起来,慌慌张张从口袋中掏出眼镜戴上,伸出手想把维克托扶起来。
        维克托被撞得有点懵,这才抬起头端详这个手无足措的人。
        这是个长相很清秀的黑发青年,蓝框眼镜后的大眼睛紧张得乱转。他穿一身蓝黑相间的运动服,胸口处还有附近高中的logo。
        虽然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但这孩子,我见过。
        维克托听见自己心里一个声音坚定地说。
        黑发青年的反应证实了维克托的想法。他盯着维克托的脸看了几秒,眉头由紧绞变为上扬,脸颊因为激动而泛红,嘴唇颤抖得厉害。
       “维维维维维维维克托???”
   
        胜生勇利,高中三年级复读生,十八岁。周末晨跑时撞到了自己六年未见的偶像并成功将对方拐回家。
        勇利看着坐在对面的维克托,深呼吸几次,开口问道:
       “那个,维克托,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抱歉,勇利。我能肯定自己见过你,但其它事真的记不起来了。”某健忘神明歉意地笑笑,“勇利给我讲讲吧,这样说不定我就记起来了。”
        勇利深深叹了口气,沉入回忆当中。
        那大概是六年前的事,胜生一家难得出了远门,到俄罗斯旅游。一家人在圣彼得堡的街道上散步时路过了一个露天滑冰场。本着对滑冰的热爱,勇利往里看了一眼——
        一名长发青年利落起跳,冰刀和溅起的冰花在阳光下折射出光,将那个身影牢牢印在勇利眼底。
        后内点冰四周跳,完美着冰!
        横一字后接鲍步,然后是后内点冰三周跳、后外一周跳、后内点冰两周跳的联合跳跃。长发青年随意在冰场上滑动,悠闲淡然得像是在自家花园里漫步的皇帝,时不时做出几个精彩的跳跃动作,未束起的银色长发在空中划出瀑布般的柔美曲线。除了勇利,这绝妙的滑行竟没有任何人注意,青年在笨拙挪动的人群中穿梭,冬日的暖阳在他身上镀出一层金色——他仿佛与世隔绝的宝藏,又犹如从天国不小心掉落在人间的恩赐。
        胜生勇利,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男孩,十二岁时在俄罗斯邂逅了神明。
        勇利痴迷地看着青年滑行,连家人已走远都没有注意。
        想要,靠近他。这种感觉在勇利内心不断膨胀。想要知道他的名字,想要和他站在同一片冰场上,想要——
        “勇利!找到你了!你怎么走散了,我好担心。牵好妈妈的手不要放开。”母亲宽子找到勇利后明显松了一口气,拉起勇利向不远处的家人走去。
        勇利使劲转了个身,看见长发青年刚刚又结束了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正漫漫向这边滑来。
        “请问!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勇利从丹田深处挤出大声的问询,用的是蹩脚的英文。
        长发青年一愣,看着勇利然后疑惑地指了一下自己。
        勇利用几乎要讲眼镜甩掉的力度点头。
        “V……”
       袭来一阵强风吹散了青年的声音,勇利只来得及捕捉到一个短小的音节就被母亲拉走了。

        胜生一家回到日本时已近中午,由于时差已经困得睁不开眼,只有勇利冲进房间干劲满满地地找出日记本。十二岁的男孩用尽言语来表达内心的激动:
       “这次在俄罗斯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大哥哥!他滑冰滑得特别好!后内点冰四周跳棒极了!虽然我没听清他的名字,但我想把他当作偶像!”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勇利想了想,找出电脑搜索“常见俄罗斯名字”,尝试着将“V”开头的男名全部轻声念了一遍。
       除了一个“维克托”,其它感觉都不像啊。
       锲而不舍的勇利将网页往下拉,看到“常见俄罗斯女名”,轻念一遍,坚定地摇头。再将网页下拉,点开“常见俄罗斯名字昵称”。
        “……维恰”
        念到这个名字时,勇利听见身后传来重物掉落在床上的“吱呀”声。
       他转头,看见那个长发青年睡眼朦胧地坐在他床上揉眼睛。
       漂亮大哥哥!
       勇利仔细一瞧,发现这人脸颊还带点婴儿肥,与其说是青年,不如说正处于从少年向青年变化的时期。他看起来也就十六岁 ,怎么能跳对发育很不好的四周跳呢?
       等等,漂亮大哥哥怎么在我这儿。
       他终于意识到重点了。

Tbc.

前段时间重温守护者联盟的时候想出了这篇,考完试终于有时间写了。因为私设如山,所以各种设定看不懂请告诉我好吗_(:з」∠)_文笔不好求轻拍。
   
   
   

评论(2)

热度(77)

  1. 北北咘函函函函函十四_(:з」∠)_ 转载了此文字
    坐等更新( ̄▽ ̄)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