函函函函函十四_(:з」∠)_

非典型段子手,碎碎念型选手
文笔磨练中,偶尔割个腿肉
plus ultra!!!

【轰出】独占我的英雄

#中了敌人个性的老套路
#轰出交往前提
#没什么文笔,ooc是我的锅
#题目是字面意思,和动画《独占我的英雄》并没有关系_(:з」∠)_

      

       
        几个英雄事务所联手和敌人进行对战,危机之中No.2的焦冻英雄为No.1的英雄人偶挡下了敌人的个性攻击。
        轰当场昏迷,紧急送医检查后发现身体并无大碍,但就是无法苏醒。轰在医院躺了两天,绿谷就一直守在医院不愿离开。到第三天清晨,天微微亮时,轰终于悠悠醒了过来。
        “绿谷?”
         绿谷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叫他,一睁眼发现轰醒了,激动得差点哭出来。他正准备起身去请医生,轰的话却直愣愣地打断了他的动作
       “你怎么样?受伤严不严重?饭田呢?英雄杀手呢?”
        绿谷眨巴眨巴眼没搞清楚状况,不知该如何回答,但也明白这绝对不是轰还活在梦里。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绿谷看到是负责审问敌人的前辈来电,一边对轰道了声抱歉,一边走到楼道里接起电话。
        “敌人的个性作用我们终于审问出来了,据他的说法,一般来说中了个性的人会陷入昏迷,倒霉一点的可能会出现记忆倒退。但个性效果最多只能持续三天,幸好不严重。焦冻英雄的情况怎么样了?”
        敌人个性还是挺厉害的,轰不仅昏迷,还赶上了记忆倒退。
        绿谷简单说了下轰的情况,请了值班医生后回到病房。
        轰坐在病床上,全身紧绷,像一头蓄势待发的孤狼,看到绿谷后才放松下来。
        “轰君,你还好吗?你中了敌人的个性,暂时倒退部分记忆,能告诉我你最后记得的事是什么吗?”
  
     
       “你被脑无抓走了。”
       
       空气突然出现了片刻寂静,绿谷张了张嘴没能吐出一个字。
        “我…我当时在保须市,收到你发的坐标赶到地方,和你还有饭田三个人打败了英雄杀手。然后,你被突然出现的脑无抓走了。”
        绿谷连忙拍了拍轰的肩膀说:“没事没事,都过去了。大家现在都很平安。”
        轰低下头,伸手握住绿谷放在他肩头的手,半晌才以近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绿谷轻轻一颤,陡然意识到现在他面前的人并不是No.2英雄,不是他的恋人,他眼前的这个轰还只是一个在进行职场体验的高中生,刚经历了一场悬在死神刀剑上的战斗,亲眼目睹同学(心上人)被敌人抓走,身心都紧绷到极点——
        而他刚刚几乎一句话都没说,就把轰单独晾在了病房里,让他独自面对突然掠过的十年时光。
        就算轰一直都有着过人的心理素质,但毕竟,现在没了记忆的他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少年而已。
         绿谷没有放开轰的手,掐指算了算了算那个时候自己和轰还没有开始交往,因此只是跟他交换了一个非常男子气概的拥抱,绽放出一个自认为很有安全感的笑容说:“别担心,我来了,我就在这儿呢。”
        值班医生敲门进了病房,问了轰一些问题,他沉默着没有回答。绿谷以为轰还有些不适,接过医生的话头硬是把问诊掰成了嗑家常。
        殊不知,在绿谷看不到的地方,轰紧盯着他一个劲地打量。   
       这就是,长大后的绿谷吗。轰的眼底还映着绿谷刚才魔性至极的欧尔迈特式微笑。
        他怎么笑成这样都能这么好看。
   
       

        由此看来,绿谷刚刚对轰的担心似乎有点多余。此人不仅没有对自己的处境感到不安,还肆无忌惮地惦记着旁边的心上人。
        但也有可能,正是因为轰焦冻一直喜欢着绿谷出久,所以无论什么时间,只要能见到对方,他的心就会像风吹过后依然平静的湖面般迅速安定下来。
   
   
       
        轰有些意犹未尽地打量完绿谷,终于想起来医生还在旁边和绿谷闲聊,开口结束了这场闲聊并将之又扳回了正儿八经的问诊。
        之后再做了些检查,办完出院手续后二人走出医院回到家中已经接近正午了。
       “轰君不要客气,请随意坐。中午想吃什么点什么?我也不是很会做饭,要不去外面吃?”绿谷想了想,还是没有用比较亲密的语气。
      “不用,就吃绿谷煮的就好。”
      “我看看…没有荞麦面了,乌冬面有,要吃吗?”
      “嗯。”
      “好,那稍等一下。茶几上应该有部平板电脑,密码……咳是你生日。”
        轰挑挑眉,没说什么。在茶几上众多摊开的杂志和资料下抽出平板,夹在胳膊肘下开始慢慢在屋里溜达。
        玄关处明显大小不一、风格不同的鞋子们,餐桌上颜色不同的两只马克杯,洗漱间里放在杯子里的两只牙刷,以及最明显的,电视柜上的相框、平板电脑的密码,明目张胆地昭示着这里住着一对儿甜蜜的爱人。其中一个人是绿谷出久,而另个人,据他推断,是长大后的他自己。
        轰愉快极了,长出一口气,坐回沙发上。从旁边揪过一个靠枕,打开平板开始搜索新闻。
       水沸腾的声音从厨房露了些许出来,乌冬面煮在锅里的味道飘到客厅,再加上靠枕上传来的清香,属于“家”的静谧将轰密不透风地包裹起来,把他整颗心烘得暖洋洋的,令他不可避免地嫉妒起了以后的自己,意识却逐渐沉进了这片温柔乡中。
        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这样令人沉迷的温柔乡中竟然能走出两位顶天立地的英雄,大概是这两个汉子都对自己肩上的责任一等一地明白。
        “轰君,吃饭了!”
         绿谷在厨房里叫了一声,没听到回应。绕到客厅一看,轰坐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平板上还在播放视频。视频来自一个弹幕网站,是关于绿谷的访谈,他在里面提到了自己一直使用踢技是因为手臂受伤次数太多无法再承受力量。弹幕发射框里有一行字,“像手臂破坏者一样,只要和我有关的就会害别人手臂出问题,这是诅咒吗?”明显是轰自己输入的,这似曾相识的文字让绿谷忍俊不禁,依稀瞥见了自己少年时代的回忆。
        当时还和饭田同学一起笑了轰君的这个自称来着。绿谷一边心里感慨,一边把轰叫醒了。
        醒来的轰一脸茫然,像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一样,眯着眼细细打量四周。等坐到了餐桌上,轰才回过神来,靠在椅子上和碗里腾起的热气对视了一会,这才心满意足地执筷吃面。

       

        吃完午饭,轰自告奋勇承担了洗碗的任务。绿谷把茶几上的一些文件处理了,翻翻找找间掉出一盘影碟。
绿谷想起来,这是一部关于曾经的英雄们的纪录片,因为旁白是欧尔迈特,所以当时毫不犹豫地买下了。但是由于英雄活动逐渐增多,工作量越来越大,买来很久都没有时间看。
       “轰君,要看这个吗?”
        轰正洗到最后一个碗,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好。
        放好影碟,绿谷为了营造一种影院效果专门将窗帘拉拢。轰洗完碗,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等待影片放映。
        影片开始,竟然一来就提到了教科书上不曾写过的历史。在拥有个性的人们刚觉醒的大变化时期,法律与秩序开始崩坏,在这一片混乱中,一位极恶之人出现,并以其强大的个性开始了统治。
        绿谷紧张地往下看,发现影片并没有提到all for one以及one for all的继承,这才松了口气。他趁机偏头看了一眼轰,由于光源,对方的侧脸时不时隐没在黑暗中,只有一双眼眸被映得发亮——这感觉有些熟悉。绿谷恍然大悟,他和轰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并坐在一起,安静地待那么几个小时看看电影或聊聊天。
        两人的工作都很忙,有时候可能一整天的交流就只有睡前的一句“晚安”,电视基本上只用来看新闻,总有任务要做,总有文件要看。这样悠闲、安适的下午,简直有点像上辈子的事了。
        轰察觉到绿谷的目光,视线跟了过来。绿谷赶忙移开,不想给记忆停留在高中阶段的轰留下太多困惑。
        影片并不会随着这两个人的眉来眼去而停止,屏幕上的故事还在继续。在恶人的统治下,终于有英雄站了出来。这一代的英雄倒下了,还有下一代的勇者们,带着先辈们的遗志和对和平的无限向往,不停冲击着敌联盟庞大的身躯。
        这些英雄中,有些绿谷不曾听闻,也有曾经出现在教科书上的大人物。伴随时间线越来越近,他看到了欧尔麦特的前任one for all继承者志村菜乃,接着,随着一阵熟悉的爽朗大笑,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上
        “不用担心!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来了!”
        带着最棒的笑容去拯救别人,最棒的英雄欧尔麦特,总是用一句最简单的“我来了”向世界宣告他的降临。
        他是和平的象征,是无数少年人心中永远的英雄,是一切皆有可能的“allmight”。

      

       “如果没有欧尔麦特,我大概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英雄。”绿谷忍不住地感叹。
        旁边沉默了许久的轰似乎也有些感想,开口道:“有些问题,我一直都在思考……像是我们就读于雄英英雄科A班的人,毕业后也不一定都会成为最顶尖的英雄,那么B班的人呢?普通科的人呢?其他学校英雄科的人呢?英雄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激烈,不是每一个英雄都能拯救世界,很多普通一点的英雄就做着维护治安的工作,和以前的警察差不多。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一时广为人知的英雄十年后还会有人记得,但五十年后,百年以后呢?不会有影片歌颂他们,不会有史书记栽他们。也只有最伟大的英雄才能在时间的洪流中立足。但是——”
        “但是——”绿谷结束了轰的话继续往下说,“就算是最普通的英雄,也能在危机中站出来,再害怕也要挺起胸膛战斗,用尽全力去拯救别人。或许被拯救的人会将这位普通英雄铭记在,把这个故事讲给他的束一代听,他的下一代再把故事传给后代。十年又十年,百年又百年,英雄的精神便这样一代代传承下去。”

       

        当我固执地因为家世而狠钻牛角尖,在泥泞中跌得一身狼狈的时候,就是被这么一位那时既普通却又万分耀眼的英雄给拯救了啊。
        轰情难自禁地执起绿谷的手,在指尖轻轻落下一个吻——

“我的英雄,出久。”

       

        绿谷瞬间感觉有电流从指尖炸开,顺着血管一个劲冲进脑子里,只听到血液轰隆隆地从耳边奔过,整个人像是被抛上云端一样漂浮起来。
       “如果你不成为英雄,我怎么可能遇见你?怎么能兜兜转转一直一起生活到今天?”
        “轰…轰君你的记忆恢复了?”绿谷承受不住他这么直白的情话,想把手收回来。对方却使劲握住不让他挣脱,坏心眼地凑到嘴边又啄了一口。
        “轰君!”
        “叫我焦冻。”
         绿谷没理会他这句话,开始发问:“什么时候恢复的?不对,敌人个性作用不是最多三天吗?啊,是最多三天,也有可能不到三天就消除了。还有工作要做,恢复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吃午饭之前,叫醒我的时候恢复的。我知道你今天请了假,我们很久都没有好好独处了。”

        所以,就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时间,让我独占我的英雄都不可以吗
       

        绿谷大概是被说服了,无奈地伸出手把轰的头发给揉得一团乱。
       “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焦冻。”
        轰的眼神一暗,按住绿谷的后脑深深地吻了下去。

       
       我,轰焦冻,正在独占我的英雄。

    

end.♡

终于写完了,写到后面简直放飞自我也不知道都写了些什么。(其实你整篇都在放飞自我吧

  
   

   

评论(6)

热度(178)